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 > 达吽的“烟火”

达吽的“烟火”

  • 新闻
  • 2020-08-21 16:42
南宁8月21日电 题:达吽的“烟火”   新华社记者胡佳丽、姚雨璘   秋日向晚,红水河徐徐东流,牵走片片霞光。扬着酒香的敬酒歌,是达吽小镇夜市的开场曲。   小镇入口,穿戴民族服饰的男男女女,端着酒碗,亮开了嗓。美食街内,各色餐馆迎来了食客,最火热的店家一遍遍抱歉地说着“真没有位置了”。街道两旁,排成长龙的移动摊贩各自吆喝。   入夜后,镶嵌在红水河畔的达吽小镇汇聚四面八方的人气。这里,坐落着广西大化瑶族自治县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——古江安置区。近几年,1万多名贫困群众从全县千山万弄的贫困村屯陆续搬迁而来。   “达吽”,是红水河的壮语音译,寓意着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希冀。大化县的喀斯特山区内,群众散居的山弄是一个个形如漏斗的山间洼地,存不住水。   位于县城临河的最佳地段,古江安置区寸土寸金。“如果换以商业用途,经济潜力不可估量。”但县委书记杨龙文考虑得更多的是,怎么帮搬迁户鼓起“钱袋子”,让他们“搬得出”,还要“稳得住”。   因此,县里在安置区内外布局建设商业街、美食街、酒店,建立用于文艺演出的文化广场。通过易地扶贫安置与新型城镇化、民俗风情旅游有机结合,达吽小镇诞生了。   在大山里穷了30多年,搬迁户韦勇权有了“文艺宣传员”的公益性岗位,在这座布努瑶风情小镇招待四海游客。晚上忙完表演的活,两口子拉着两儿子,也来享受达吽的夜。   过去,住在山弄,生活就像石缝般干涸,夜晚更是寂寥。韦勇权老家在六也乡加司村独下屯,出门见山,山外是山。“一到夜里,就静得瘆人。”   从广东嫁来的陈木娣是习惯热闹的,韦勇权为此置办一台音响。两面漏雨、四面透风的木瓦房里,到底有了第二样电器,原来只有一盏灯泡。   此番光景已逝。韦勇权一家搬入新居,挥别贫困。十里八乡的搬迁户聚在一起,从陌生到熟悉,多因广场舞的缘分。   覃庆妹在美食街摆摊售卖的油馍,是老家贡川乡的特产。家乡没有夜市,覃庆妹在广东打工时就喜欢和工友去逛逛。“那时我很羡慕住在那里的人,没想到有一天,我也能住在这样的地方。”覃庆妹说。   “支付宝到账……”一有人付款,餐车上的粉红色话筒便蹦出一句。白日里不摆摊,兴致来时,覃庆妹就拿这个话筒唱两句。日子过好了,人也自信了。   往前走,七百弄窑鸡、长沙臭豆腐、泰国榴莲干……各色小吃琳琅满目。一个无人销售的糕点摊吸引几名游客驻足,他们身旁,送外卖的小哥匆匆而过。   夜深了,小巷的一间美容美发店仍灯火通明,老板蓝富林正在为顾客剪发型。从大山搬到安置区后,经过一轮培训强化手艺,他开起这家小店。   “白发染黑发的业务最受欢迎,愿意为形象花钱的人越来越多了。”往后的经营,蓝富林心里有计划。“需要再进一批质量更好的美发产品了,同时还有面膜”。   “啪”,陈木娣摁掉灯,一家人安歇了。次日清晨,她要送儿子去社区的儿童之家。在那里,志愿者会免费给孩子辅导暑假作业,还教画画、手工等。(参与记者:李俞辉、杨驰) 达吽小镇扶贫

  • 关注微信

猜你喜欢

关注我们

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