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 > 受后面塞东西上公共汽车/乱来大烩杂小说

受后面塞东西上公共汽车/乱来大烩杂小说

  • 爱情
  • 2020-08-01 09:26

 杨芳这觉得胸部一阵酥麻,老张的手很会撩拨,在她胸前画着圈圈,力道适合,恰到好处。

 

 

虽然是有夫之妇,可是,她男人以前和她做那事的时候,也没有这样按过她的这一对柔软。

 

一种从没有过的奇妙感觉,油然而生,加上长期没有被男人碰过了,杨芳忍不住张着小嘴,喉咙里发出一声呻吟来。

 

这声音是自然而然的舒服感,对于老张来说,却好像是信号,让他更加大胆了。

 

好一个美少妇,果然很需要男人的滋润了,这才刚开始呢,她就这样敏感。

 

如果和她做男女之事,她肯定会飘飘欲仙的吧。

 

老张想想就觉得兴奋,手里的力道加大了。

 

“啊,嗯……”

 

杨芳只觉得浑身过电似的酥麻,她简直羞死了,连忙咬住嘴唇,意识到好丢人。

 

“怎么了,疼吗?”老张明知故问。

 

“不,没有,我也不知道怎么了。”

 

杨芳心里可是尴尬了,怎么会这样胡思乱想呢,明明他是在给自己治病的,要是他知道自己这种感觉,会怎么看自己,还会以为自己是那种荡妇呢。

 

老张却是心知肚明,看样子,今天是有机会让她更舒服了。

 

这几十年的男人经验,可不是白费的,再加上老张懂得人体穴位,知道从哪里用力,会让女人更加敏感和快乐。

 

所以,老张开始施展自己的手法,在她那滑腻的胸部上游走着手指。

 

他可是盼望这一天好久了,以前只能偷看杨芳洗澡,现在终于握着她的胸了,关键是杨芳还是自愿的,甚至闭着眼,有些享受起来。

 

老张当然不满足在胸前隔着罩子了,他时不时不经意间的伸到里面去,碰到了杨芳的乳晕,那粉红的敏感地方,足以让这个许久没有男人滋润的美少妇颤抖。

 

“哎呀,张医生,那里不可以碰的嘛。”

 

杨芳惊醒了,睁开眼,娇羞的看了看老张。

 

“哪里?我可没有乱碰的,这所有地方都需要用药水,否则你很难治好,你不会觉得,我趁机在占你便宜吧?我都一把年纪了,哪儿还有心思想这个?你这是瞎说什么呢,可别想歪了。”

 

老张虽然心里慌,但是却很镇定,说的有模有样的。

 

杨芳反倒是被他一番话,说的更加难为情了。

 

仔细想想也对,老张是医生,年纪都可以当她爸爸了,虽然是个男的,也不会那样呀。

 

“哎呀,对不起张医生你继续吧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

“没事,你别胡思乱想,安静下来,最好闭着眼休息会儿,你会更舒服的。”老张故意把舒服两个字说的很用力。

 

杨芳心里却的确是这样的感受,尤其是老张的手摸到她胸前的红晕,那两颗葡萄的时候,她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,因为两腿间好像有了一些感觉,隐约似乎湿了呢。

 

哎呀,羞死人了,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想法,或许是真的太久没有碰过男人了。

 

可是丈夫有不能行,村里其他男人,平时里对她垂涎欲滴虎视眈眈的,杨芳又没一个看的上。

 

何况,她想做一个守妇道的女人,对那些男人,尽量避而远之。

 

不过,身体的需求,却是真实的。

 

这几年,杨芳也只能自己帮自己解决身体的需求,可是却很寂寞空虚。

 

今天被老张这样按摩,用药推拿,她才觉得,还是男人的滋味好呀,却是羞于启齿。

 

甚至,杨芳心里隐藏着一丝渴望,希望老张的手可以继续往下,到她两腿间去。

 

老张早就猜到了杨芳的想法了,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这样干,要不然,会引起杨芳的反感。

 

他若无其事的,继续的在她胸上揉捏着,挑逗着她的神经。

 

他发现杨芳满脸通红,呼吸急促,咬着嘴唇,发出压抑的娇喘,额头上也冒出汗了。看样子,是时候进行下一步了。

 

老张缓缓的,伸手试探,滑到了杨芳的小蛮腰上,在她的小腹慢慢的摩擦,刺激着她的穴位。

 

“嗯,呀,张医生,这里也要按吗?”虽然很舒服,但是杨芳还是有些戒备。

 

“当然了,不然怎么去除你体内的湿气,这是活血化瘀,让你气血更加通畅,就不会晕了。”

 

老张边说,手也没有停。

 

估摸着,她是更加舒服了吧,否则就会拒绝的。

 

“嗯,好吧。”杨芳的确感觉更美妙了,以前自己的丈夫可没有这样摸过她,就算丈夫好着的时候,也非常粗鲁,哪儿会懂得她的身体需要什么。

 

老张知道有戏了,在她的小腹按了一会儿后,盯着她裙子里两条大白腿,越发的兴奋了。

 

他开始有意无意的把手指伸到她腰间裙子里,碰到了杨芳小腹下露出的芳草地。杨芳那里很旺盛,也很敏感,而且很久没有被男人触碰过了。

 

她立刻夹着腿,下意识的想要推开老张的手,可是那种羞耻的感觉,让她有些眩晕很疲软,她睁眼发现老张并没有在注视她,而是看着其他地方。

 

杨芳反而不好意思开口阻止了,干脆假装自己不知道,也没什么感觉。

 

可杨芳越是压抑自己的感受,越觉得心里的渴望渐渐的被撩拨起来,下面也就更加湿润了。

 

老张发现她眼睛闭着,他也心照不宣,知道杨芳的欲望被激发了,假装不知道,继续在她小腹往下游走。

 

随后他悄悄的看了看她裙子里的内裤,的确有些湿了,这让老张特别亢奋。

 

老张觉得差不多到火候了,就大胆的把一只手伸到她的大腿上。

 

这里可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之一了,杨芳多少有些防备,连忙说道:“张医生,这里不需要推拿吧?”

 

“怎么不需要,如果不是不方便,全身都需要的,可惜我是男的你是女的,我只能按这么多了,你也别多想吧,大不了我闭着眼就是了。”

 

老张说的理直气壮,完全没有猥亵的意思,反而让杨芳哑口无言。

 

“那,我这样就会好了吗?”

 

“肯定的,你是不是觉得舒服多了?”

 

老张又弄了一些药水,放在她的腿上,手指灵巧的滑动游走,刺激着她敏感的穴位。

 

“啊,嗯呢,是的……”

 

杨芳被刺激的有些发抖了,脸颊也更红了,她从没有意识到,让男人这样抚摸,会这样舒服,她真有点舍不得让老张的手拿开了。

 

老张也就趁热打铁,手有意无意的朝她的内裤碰一下,每一次触碰,杨芳就张嘴轻轻一叫,那销魂的声音,让老张的裤子越发的膨胀,突起了。

 

老张真想扑上去,分开她的两腿脱去她的内裤,然后好好的占有她。

 

可是,他很清楚,不能着急,要放长线钓大鱼,只要杨芳喜欢这样,不怕她不主动,迟早要自愿做他的女人的。

 

杨芳的感觉越来越强烈,也越来越需要,可是这种事怎么说的出口呢。

 

她内心里,是渴望老张的手伸进裙子的,却又觉得,这想法太可耻了。

 

不过就在这时候,老张的手伸到两腿间了,隔着内裤,摩擦着她那芳草地了。

 

“嗯,啊,不行,那里不可以的……”

 

杨芳忽然坐起来,又羞又急的,赶快捂着裙子,推着老张的手。

 

这一刻她脑海里出现她丈夫的样子,她感觉自己是个不守妇道的女人了。

 

心理上产生了一些抗拒,理智战胜了欲望。

 

老张暗暗叹口气,看样子,火候还没到吧,算了,今天只能到这里了。

 

“你那么激动做什么,我这是给你治病呢,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?”

 

老张还假装很生气,瞪她一眼。

 

“没,没有,张医生,我今天不治了,我家里还有事,改天吧,谢谢你了。”

 

杨芳发现老张那么正儿八经的,丝毫没有一点邪恶的样子,反而更害羞了,连忙把上衣穿好了,准备离开了。

 

“好吧,我不勉强你,但是我要警告你啊,你这病要尽快治,不能拖延了,要不然会出大问题的。”

 

老张故意吓唬她,还是希望挽留一下杨芳,毕竟,他都快憋不住了,想对她下手了。

 

“好吧,我知道了,今天不行,我走了。”

 

杨芳心慌意乱的,立刻开门,小跑着回家去了。

 

老张看着她的背影,笑了笑,也不着急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。

 

今天已经过足手瘾了,看杨芳那样子,不怕她不来找他,她刚才可享受呢。

 

村里的夜非常安静,到了晚上老张就会很悠闲,也非常的无聊。

 

看了一会儿医书后,老张准备关门睡觉的,可是又睡不着。

 

他搬了个椅子,把灯关了,去院子里乘凉。

 

这时候,老张听见了隔壁有动静。

 

老张心里暗喜,莫非有情况了?

 

老张悄悄的到院墙那里去,把上面一个石头拿下来,这里有一个孔洞,借着洞口,老张可以看见隔壁的院子。

 

果不其然,杨芳端着水盆出来了,正在压水井打水。

 

夜色朦胧,虽然有些模糊,但是却依稀可以看见杨芳在脱衣服准备洗澡了。

 

这个场景,老张看过好多次了,却是百看不厌。

 

白天几乎摸遍了杨芳的全身上下,就差她下面那里了,现在看看总是可以的。

 

杨芳完全没有意识到,这么晚了,会有人看她。

 

她也是睡不着,心里空落落的,天气又热,就出来冲澡了。

 

她的手摸过自己的胸部和大腿的时候,忽然感觉比以前强烈好多。

 

杨芳脑海里,不由浮现起白天在老张这里治病的情景,一种羞耻感让她感到心慌意乱的。

 

这样摸索了一会儿后,杨芳有了强烈的感觉,她闭着眼,回忆着被老张抚摸的快感,渐渐的她把手伸到两腿间的芳草地,用手指磨蹭了起来。

 

“嗯,张医生,用力……”

 

老张目睹着这一幕,瞬间就硬了,她居然在叫他的名字,难不成,她是在幻想他跟她做那事吗?

  • 关注微信

猜你喜欢

关注我们

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