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 > 啊英语老师的胸好软(极品老木匠)受后面塞东西上公共汽车

啊英语老师的胸好软(极品老木匠)受后面塞东西上公共汽车

  • 爱情
  • 2020-08-01 03:36

 刘志刚回道:“我俩挺好的,你不用担心。秀秀她前几天模拟考的成绩出来了,挺不错的,估计上个二本没问题。”

 

他说完,张春华的脸上泛起喜悦之色,郑秀秀一直是她的骄傲,等郑秀秀考上好的大学,她也能真正的松一口气了。

 

 

刘志刚看着张春华浴袍下雪白的大腿,想到两人好久没亲热了,而张春华还得一周才能回来,心里有些痒痒的。

 

 

“春华,身边有别人吗?”

 

 

张春华脸色一红,仿佛从他火热的目光中已经察觉到了什么。

 

 

“同事在我身边睡觉呢,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

 

 

怕刘志刚不信,张春华还特意将镜头移到了另一边。

 

 

“睡着了?”

 

 

“嗯。”

 

 

刘志刚求道:“春华,咱俩好久没做了,我都想死你了,给我看看你好不好?”

 

 

“哎呀,你个死鬼,我身边还有别人呢,整天就想着那档子事!”

 

 

张春华虽然嘴上埋怨,可心里也是有点期待的,她空窗十几年,好不容易遇上了刘志刚,享受夜夜做新娘的美妙滋味,冷不丁分开个十天半个月,自然是无比的想念。

 

 

“我就看看,又不做别的,你把镜头移到一边,咱俩小点声。”

 

 

刘志刚色眯眯地看着她敞开的浴袍露出的雪白,脑子里已经浮现了张春华的傲然。

 

 

架不住刘志刚的软磨硬泡,张春华半推半就地答应了,她屏住呼吸,在刘志刚的要求下,缓缓地褪下了身上的浴袍。

 

 

同时她又有些紧张,毕竟同事刘姐正在她的身旁睡觉,而自己却偷偷和人视频。

 

 

浴袍被张春华拉到了腰部,黑色的胸衣展现在刘志刚的眼前,呼之欲出,看的刘志刚身上发热,呼吸急促。

 

 

“春华,我可爱死你的身材了,太性感了,要是现在你在我的身边就好了!”

 

 

刘志刚激动地说着,仿佛闻见了张春华酥胸的香气。

 

 

“看到了?看到我就穿上衣服了,我怕吵醒刘洁。”

 

 

刘志刚哪里肯依,带着一丝诱惑的语气说:“春华,你想不想来一下?”

 

 

张春华一愣:“什么?”

 

 

“你按照我说的做,保证让你舒服!”

 

 

张春华本来就是重欲的年龄,被刘志刚轻轻一撩拨有些难耐,因此红着脸答应了他的请求。

 

 

刘志刚目不转睛地看着张春华雪白,吞了一下口水。

 

 

“春华,把浴袍都脱掉吧,给我看看你最美丽的地方。”

 

 

张春华依言照做,两人明明已经缠绵过无数回,对对方的身体都了如指掌,可是当刘志刚用异常火热的眼神看着她的时候,她依然觉得极其的羞耻。

 

 

张春华将手机固定在一个位置,身上已经脱得只剩下小内内,刘志刚的声音像是一道魔音,让她不由自主的按照他的指令做下去,身体逐渐发热,大脑也陷入了一片混沌中。

 

 

“想象着我就在你的身边,正在捏揉着你的......”

 

 

张春华嘤咛一声,有一种无与伦比的感觉,竟然不输两人真枪实弹之时。

 

 

刘志刚兴奋地喘着粗气,健硕的身体像一头的公牛,至此,两人是真正的“坦诚相对”。

 

 

张春华感觉自己的身体化成了一滩水,又如同置身在一个熊熊燃烧的火炉中。

 

 

她感觉自己即将要融化,快乐将她推向了深渊。

 

 

她尽力地压抑着声音,因为身旁还有同事的缘故,让这场情事变得隐秘而激动起来。

 

 

张春华小脸绯红,和刘志刚一同喘息着,终于,在刘志刚一阵急促的催促中,张春华眼前一白,舒服极了。

 

 

她呼呼地喘息着,好半天才回过神来。

 

 

“春华,舒服吗?”

 

 

张春华美眸中含着春情,瞪了刘志刚一眼:“你这死老头子,哪里学来的这么多花里古哨的东西。”

 

 

不过还别说,偶尔来这么一场,还真挺不一样的。

 

 

接下来两人又悄声聊了几句便挂了视频,张春华看着在一旁睡觉的刘洁,心里产生了一丝愧疚,连忙整理好自己的身体,然后躺下去睡了。

 

 

和她同住一房的同事名叫刘洁,比她小两岁,是公司的一名财务。

 

 

早在张春华和刘志刚开始视频的时候,她其实就已经被惊醒了,不过为了避免尴尬,继续装睡。

 

 

张春华和刘志刚开始视频激情,刘洁心里尴尬的不行,更是不敢随便乱动了。

 

 

她早已结婚,不过老公常年出差国外,所以结婚和没结婚一个样,三十六岁,正是女人最渴望滋润的年纪,而刘洁则是一朵被人忽视的娇花。

 

 

她听着刘志刚的浪言浪语,不知怎么身体也起了一丝变化,那磁性的声音,仿佛敲打在她的心上,贴在她的耳边,刘洁的身体开始渐渐变得火热,并且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

 

她眯缝着眼睛看了一眼,张春华已经满面通红,一脸的享受,搞得她也想自己抚慰一番了。

 

 

真看不出来,平时在公司稳重端庄的张姐私底下竟然是这个样子,这要是让那些喜欢她的小年轻知道了,还不得跌破眼球?

 

 

刘洁看了一眼,正对着张春华的手机屏幕,她立刻吃惊地长大了嘴巴,张姐的老公竟然这么厉害?

 

 

 

对比她老公,刘洁心里不可谓不嫉妒。

 

 

这得是什么滋味啊,怪不得张姐现在越活越年轻了......

 

 

她这么想着,忍不住就这样偷窥下去。

 

 

刘志刚和张春华一场情事过后,在一旁全程围观的刘洁,反倒弄了个身娇体酥。

 

 

刘志刚仿佛在她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,让她一整晚都没有睡好。

 

 

......

 

 

刘志刚早起背上工具箱,准备去王美玲的家里打橱柜,他神清气爽,这可都是张春华的功劳。

 

 

他先是去取了建材,随后敲响了王美玲家的门,王美玲知道他要来,早早地就做了准备。

 

 

“刘师傅,你可算来啦,渴不渴,我给您倒杯茶。”

 

 

她的热情让刘志刚有些招架不住,而且,今日的王美玲穿的比前天还要性感。

 

 

今天的她上衣只穿了一个洁白的小吊带,下身是热裤,露出修长的大腿,牛奶般的肌肤一大半都展露在外面,看起来动人至极。刘志刚的眼神像是牢牢地锁定在王美玲的身上一样,让王美玲也不好意思起来,伸手扯了扯自己的吊带:“让您见笑了王师傅,我在家里都是穿成这样的。”

 

 

刘志刚反应自己的盯视有些冒犯了,收回目光,嘴上道:“我理解,我理解,在家都要穿的凉快一些嘛。”

 

 

王美玲给刘志刚端了一杯水,在他的身旁坐下,一张鹅蛋脸美艳动人,杏眸多情。

 

 

他吞了吞口水,感觉屋子里有些热。

 

 

其实不是屋子热,而是他的心热起来了。

 

 

两人离得不远,刘志刚看着王美玲那,心里琢磨着,看这个高度,难道王美玲没穿小衣?

 

 

他装作不小心将手中的茶杯打翻在地,王美玲立刻惊呼一声:“怎么弄撒了,我帮您擦擦。”

 

 

她抽起桌上的纸巾,蹲下身帮刘志刚擦着裤腿儿,她这么一低头,衣领敞开,便让刘志刚瞧了个清楚。

 

 

刘志刚心中狂跳,闻到了那动人的奶香味。

 

 

王美玲跪在他的身前,胸口时不时碰到他的膝盖,让他心中巨震。

 

 

王美玲果然没穿小衣!

 

 

这让刘志刚心里也犯起了嘀咕,明明知道要见其他的男人却还穿的这么随意,该不会是故意穿给他看的吧?

 

 

王美玲站起身来,小脸上带着两抹红润,美眸里亮晶晶的,仿佛带着别样的风情:“刘师傅,擦干净了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 

 

“是我不好意思,打翻了水杯。”

 

 

刘志刚开始打橱柜,王美玲就在一旁陪着,两人时不时地闲聊,刘志刚见王美玲的神色不好,关切地问:“怎么了美玲妹子,看你好像不是很开心的样子?”

 

 

王美玲放下手中的拖布,叹了一口气,小脸上愁云满布:“过几天就是我和我老公的结婚纪念日了,昨天我给他打电话,想让他回家一起吃顿饭,他说工作忙,就不回来了。”

 

 

刘志刚吃惊地说:“这么重要的日子,你老公也不回来陪陪你啊?”

 

 

“是啊,我这婚结的像是守活寡一样。刘师傅,您呢,是不是和妻子很恩爱,看您的样子就知道您肯定很宠爱妻子的。”

 

 

刘志刚擦了擦汗,爽朗一笑:“我媳妇没了二十几年了,我现在就是个老光棍。”

 

 

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没把现在正和张春华搭伙过日子的事情说出去。

 

 

张春华才三十八,虽然有个十八岁的大女儿,但未来还有无限可能,谁知道俩人能走到哪一步呢。

 

 

王美玲眼睛一亮,仿佛是来了兴趣:“哦,那您的日子肯定过的很难熬,这么多年,身边没个女人伺候,可怎么过啊。”

 

 

王美玲意有所指,刘志刚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顺着她的话接下去:“是啊,不管是男人女人,身边没个伴儿总是不行的。美玲妹子,你老公那么久不回家,你肯定也很想吧?”

 

 

“想什么?”

 

 

王美玲楞了一下,随后就听刘志刚说:“想那档子事儿啊!”

 

 

王美玲脸红了,眼睛里有些羞意,没想到刘志刚上来就这么开门见山。

 

 

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刘师傅,您问这些干嘛啊,怪不好意思的。”

 

 

刘志刚见她害羞,连忙打哈哈:“美玲妹子不要怪我啊,我是随口一问。”

 

 

他说着,在王美玲身上流连了一圈儿,才继续手里的活计。

 

 

他明白了,这王美玲就是等着男人来制服的。

 

 

要不是现在有了张春华,他还真想尝尝这王美玲的滋味。

 

 

刘志刚心猿意马,手里的活也干的十分仔细,就为了在王美玲的家里多磨蹭一会儿。

 

 

他准备起身拿涂漆,突然一个猛子站起来,腰部咔嚓一声,显然是扭到了。

 

 

刘志刚年轻的时候腰曾经受过伤,留下了病根,因此要是一个不注意很容易扭伤。

 

 

见他表情痛苦,王美玲赶紧过来扶着他,将他扶到沙发上坐下。

 

 

“刘师傅,你这是怎么啦?”

 

 

刘志刚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让你见笑了美玲妹子,我这是老毛病了,坐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 

 

王美玲见状,反而摩拳擦掌,让刘志刚躺在沙发上。

 

 

“美玲妹子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 

 

王美玲笑道:“刘师傅,我帮你按按吧,我结婚之前可是拿国家资格证的按摩师,虽然好久没练手艺有点生疏了,不过给您按两下还是不在话下的。”

 

 

刘志刚这才放下心来,他背过身去,王美玲则是跨坐在了他的身上,两瓣翘臀压着他的腰部,柔软的触感十分鲜明。

 

 

王美玲不愧是专业的,几下按摩让刘志刚腰部紧绷的肌肉变得松弛下来,疼痛不再明显,一些其他的心思便不受控制地冒了出来。

 

 

“刘师傅,怎么样,这力道重不重?”

 

 

王美玲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甜腻腻的,仿佛在引诱着刘志刚一样。

 

 

她上身贴着刘志刚的背,去按他的肩膀,两团饱满压在刘志刚的背部,让他一阵心猿意马。

 

 

他心说,这王美玲跟他玩这套,也不看看他老刘是万花丛中过的高手,因此一个翻身,让王美玲跨坐在了自己的身上,那里正好碰到她的臀部。

 

 

“美玲妹子,我这腿肚子也感觉挺难受的,你看能不能帮我按两下。”

 

 

王美玲原本还有些惊慌,闻言便乖顺地转过身去,刘志刚只能看见她雪白的美背,和挺翘的臀部。

 

 

王美玲的小手开始在他的大腿上游走,按摩的力道不轻不重刚刚好,两人都没有说话,但屋子里的气氛正在悄然改变。

 

 

“美玲啊,你一个人支撑整个家挺不容易的,我就佩服像你这样的女人,坚强。要说你老公真是不识货,你这么漂亮,他还天天不着家,要是我恨不得天天守在你身边呢!”

 

 

刘志刚的话也正好戳在了王美玲的痛处,她一边给刘志刚按摩,一边自嘲地说:“是啊,我都怀疑我老公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。”

  • 关注微信

猜你喜欢

关注我们

微信公众号